您的位置:首页  »  欧美色图  »  老婆爱穿旗袍
老婆爱穿旗袍
女性服饰在表现女性身体的曲线美方面,旗袍是个有中国特色,别具匠心
古典样式,谁说古典的东西都是传统死板的,身材凸凹有秩的女人会在旗袍的包
裹下完美地处理着对女性身体玲珑的局部效果,并把自己身材原本就骄傲的优点
展现的淋漓尽致。
回到我的故事里面。
***********************************
老婆非常喜欢旗袍,记得结婚庆典的时候现场更衣就有两件旗袍。
话说回来,旗袍穿在老婆身上也确实漂亮,高耸的胸部,纤细的蜂腰,楚翘
的臀部,被布料包裹的凸凹有秩,大腿开衩的延伸引起男人无限的遐想,尤其那
一丝大腿露白,更把性感的美腿最诱人的部分如潘多啦的魔盒一样打开一角,管
窥一斑的幻化出女人的性感与诱惑,旗袍的美,在我看来大过比基尼的刺激,是
因为,嘎然停止的开衩在现实的停顿与的脑中幻想差距以及被包裹束缚的紧身感
觉,是在幻想中窒息的美。
老婆家里已经有了几件长短旗袍,可是大家都知道其实旗袍是一种类似晚礼
的衣服,只有出席舞会,参加party,或者去舞厅跳舞才好穿。当然偶尔在
夏天当裙子穿穿短旗袍也合理。
这天我和老婆去看一个车展,几个模特开衩到腰间的旗袍吸引了老婆和我目
光,那件旗袍其他部分和正常旗袍无异,只是开衩非常高,后面的布料画着下斜
线遮挡着部分臀峰的位置,臀峰旁边的部分裸露的臀部曲线和大腿配合着连接成
一副诱人犯罪的曲线画面,而前面的布料则露出更多的大腿侧面,白皙的凝脂,
完美的停止快要接近女性阴部的侧面,想象力带来的诱惑冲击着脑子,男人的眼
球在有时真是不受自己的控制,而是听从下面的安排。
回来的一路上,我故意说那模特真漂亮之类的话,刺激着老婆的嫉妒心。
我很清楚,老婆的内心一直有一种暴露的欲望,虽然没到暴露狂的程度,但
过程中受到的鼓励和甜头已经让她乐此不疲了,象吸毒一样,哪怕背后受到邻家
大婶的指点,也在所不惜了。
周末是个明媚的早晨,透过窗帘的一角,阳光惬意地斜射到屋里,卧室逐渐
明亮起来,我睁开朦胧的睡眼看着旁边老婆,老婆慵懒的伸着身体,身体的曲线
洋溢着诱人的味道。本就坚挺的小弟弟在这样诱惑的画面前血脉翻张。
老婆已经醒了,微笑的看着我,眼中充满了等待。
我的手开始在老婆的肉体上下游走起来,口腔黏膜的接触,舌头在深吻中打
着转。然后又是一段颠鸾倒凤,巫山云雨。
老婆动情的呻吟声音环绕的房间……
我家的狗狗在门口趴着,然后用爪子挡着眼睛,(老大也太不注意影响了,
这大白天的就这么……)
我起了床,老婆穿着丁裤和情趣透明短裙在卧室的梳妆台前打扮着(妆罢低
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女人化妆时的状态最动人了,难怪古人也对对镜精
心梳妆打扮的妇人细化其词),后开叉的短裙裸露着臀部的春色向着门口。
有人敲门,我正在旁边的洗手间刷牙。
我走出洗手间上前打开防盗门。
原来是邻家刘伯,刘伯身着一身运动服站在门口。平时虽然还是经常见面,
但却没说过几次话,有时见面只是点个头而已。
「小伙,你家有羽毛球拍没?借我一下。」
「老婆,刘伯借一下我们的羽毛球拍,在你你梳妆台侧面的大衣柜上面。你
帮着拿一下。」
老婆起身,把椅子拿到大衣柜的下面,踩了上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情趣
内衣后面春光乍现对外人曝光的可能性。
我侧面看了一眼老婆性感的臀部在丁字裤和后开叉短裙的装饰下,诱人的对
着屋子的门口,像是跟其他人暧昧的打着招呼。
「刘伯,你进屋跟我老婆拿吧。」
我声音不大的说,然后便转身走向洗手间继续刷牙。
刘伯走进屋里,眼睛直直的看着老婆暴露的丁字裤臀部和几乎透明的情趣内
衣,然后不由自主的靠近老婆的身体。这时他离老婆的臀部非常的接近。
老婆站在椅子上面并未注意到身后走近的人是谁,而是全神贯注的搜寻着大
衣柜上面的羽毛球拍。
「老公,这个椅子不够高,你把旁边的小板凳帮我放在脚下面。」
老婆的手臂在上面吃力的摸索着。
刘伯没有出声的从旁边茶几下面拿起板凳,慢慢试探着让老婆感觉到板凳在
脚下的插入。
老婆抬起一只腿踩在板凳上,大腿根部慢慢张开,裸露的臀部中间淫靡的开
缝处一下暴露出来还留有少许早上与我巫山云雨的痕迹,这时挡下的阴道肉缝和
菊花孔在丁字裤遮挡下的淫荡画面大面积而且近距离暴露在刘伯的眼前。
刘伯咽了下口水,眼睛的广角有效地定位在老婆从下面看上去的肥大的臀部
和少许露出的性器官边际,聚精会神地象达尔文研究物种起源一样专注。
「老公扶我一下。」
小巧的板凳让老婆有些站不稳。
按说这种称谓已经可以让刘伯召唤来我,但这时的刘伯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
理性思维了,双手颤抖着扶向老婆的双臀。
「讨厌,又占人便宜。」
老婆嘻笑嘟囔着扭了一下肥美的臀部,太淫荡了。
她不知道双手的主人根本不是老公。
终于老婆拿到的羽毛球拍,然后慢慢的回过头来准备递过来。
「啊,怎么是你啊?刘伯。」
老婆腿一软,一下身体就失去重心,后仰地向刘伯压来。
刘伯一阵恐慌,来不及做任何动作,就被高处的老婆重重的压了下来。
当两人落地的时候,我正准备走进来,一副色情的画面映入我的眼帘:
刘伯躺在地上,双手还握着老婆大腿和臀部的交界处,老婆肥美的臀部,淹
没式的压在刘伯的脸上,看不见刘伯的五官。
老婆有一只手不小心摸到了刘伯的阴部,那里已经支起了高高的小帐篷。
原来只感觉老婆的屁股丰满,现在看着不见五官的刘伯才觉不是一般的丰满
啊。
(这位同学,太过分了啊,当着老公面玩69,还不赶快起来啊,别把老头
憋着啊。)
老婆这时已经顾不了自己的情况,连忙抬起腿,翻身从刘伯脸上下来,至此
刘伯抓着老婆的臀部的手才不自然的松开,好像那么不情愿。
老婆转身面对躺在地上的刘伯说:「哎呀,摔坏没,刘伯,您老没事吧,刚
才我没站稳,对不起啊。」
「没事,没事。我这身子骨还好,再折腾两次也没问题。」
(我靠,揩油没够啊。)
刘伯眼睛翻了翻,又扫了一下穿着情趣内衣的老婆,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好
像还在仔细地回味着刚才老婆阴部的余温和成熟的味道……
(太老不正经了,我得重新评估这个平时看起来比较慈祥的老头了。)
「太好了,谢谢你们的球拍,这材料看着就结实。用完我马上换给你们。」
「不急,您慢慢用,我们不着急。」
刘伯一脸满足的拿着球拍离开了我家。
啊,老婆我不是故意的,耳朵断了啊,别扭了。
(此处省去500字老婆的暴行,需要人道主义救援中。)
一阵铃声,是我的手机在响。
「昨天李婶给介绍改旗袍的王伯给咱们打电话了,让咱们呆会过去。」
吃过早饭,就去菜市场旁边的那家裁缝店。
到了那家裁缝店,我和老婆刚要进去,,这时候一个裁缝模样的老人匆匆走
了出去,好像很急,要取什么东西似的,差点和我老婆撞上。是不是王伯啊,我
们还未成谋面。
这时我来了一个电话,我就跟老婆说:「你先进去吧,我接一下电话。」
门半开着,我在门口一边接电话,一边看着老婆走了进去。
老婆仍然衣着火辣的性感裙装,刚走进裁缝店,里面的只有一个男人转过身
来。
老婆上前就说:「老板,我修改一下旗袍,这个旗袍开衩有点低,我想改高
一点,你能帮我量一下处理吗?」
那个男人望着身材秀色可餐的老婆,咽了一下口水,眼睛转了一转,说:
「好啊,你要改哪件衣服啊,是手里这件旗袍吧。」
老婆点点头。
「那你想改多高啊,你得穿上,改动的位置才好精确量出来。」
老婆想想也是,四周看了,里面有个里屋,门上挂着布帘。
老婆走进去,背过身子开始脱衣服,门上的布帘好像用的时间有点久了,有
些小空,有个地方还有撕裂的一条口子,男人侧着身子假装看着柜面上的服装书
籍,眼睛却通过粗糙的布帘看着里面的春光,老婆刚刚脱掉长裙,露出光滑的后
背和丁字裤下的诱人肥臀。
「小姐,你的旗袍是只改开叉,还是不合适的地方都改一下?」
「当然都改的合适一些啊,我夏天穿的。」
老婆怔了怔说。
「那我还得量一下你的实际尺寸啊,你是贴身穿吧,我得量一下你穿着内衣
后的尺寸,这样才会更精确,要不只能目测了,可能你还得改。」
老婆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穿衣服量尺寸,然后做的时候少算一点就行了吗,老婆有时一些简单的逻
辑总是想不明白,总是顺着别人的思维。我有时在想老婆是不是经常用胸部考虑
问题。)
那个男人走了进去,老婆转了过来,面带绯红。
男人瞄了一眼老婆性感的肉体,然后拿了一把软皮尺走上来。
「先量一下胸围吧。」
皮尺象伊甸院里面的蛇一样包住老婆的奶子。戴着半杯胸罩的奶子一接触皮
尺,身体一怔,早上的快感还没有消失,这时老婆的身体敏感极了。
男人然后又把皮尺在乳头外侧拉紧,然后又左右晃了一下,皮尺已经嵌入胸
罩中,摩擦着老婆的乳头。电流象银沙滩的海浪一样袭来,老婆身子有些软,呼
吸急促起来。
男人的手法很细腻,很懂得用适当的方式接触女人的敏感点。
「胸围的数据,还包括胸上围和下围,小姐。可能费事一点。」
(男人对旗袍真的很熟悉,在半开的侧窗我如神的看着里面的一切。)
老婆支吾的答应着。
皮尺在腋下和乳房的大面积之上纷飞滑动着,象冲浪的帆板。如果不是带了
一个半杯乳罩,想来老婆可能已经沉醉昏迷了。
「再量一下腰宽。」
男人轻轻的说。
皮尺滑过老婆的腰际,左右一晃,尤其是腰际两侧的摩擦带来的快感越来越
强,简直让人陶醉。老婆猛的一怔,想要摔倒的样子。
「最后量一下臀围。」
男人望着穿着丁字裤的下体。扶了一下眼镜,继续尺量。
老婆好像才意识到自己丁字内裤的尴尬,红着脸。
柔和的阴毛的从裤裤侧面露出几条,顽皮的打着圈。
皮尺摩擦着裸露的臀峰,老婆已经闭上眼睛,毫无意识地随着皮尺左右微微
摇摆的转动感受着快感波浪的阵阵袭来。老婆的舌头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
刚才缠在臀部的皮尺,男人没直接从臀部拿起,而是不自然地的从老婆裸露
的臀部中间倒了一下手,然后从挡下抽出。
快速的摩擦带来的强烈快感猛烈的冲击着老婆的有点模糊的思维。男人的头
靠近老婆的胸部,手已经完全握住了老婆的双臀……
(嘟,我吹响哨子,刚要拿出黄牌警告那个犯规动作过大的男队员,这时有
人的声音在我前面响起。)
「小张,你的衣服我取回来了。」
声音从屋子外面传进来,一下惊醒了屋里的人。
老婆啊的一声,从恍惚中惊醒,下意识的去寻找衣服。
「这里再简单处理一下就好,你稍等。」
那个之前在门口遇见的裁缝摸样的老头走进屋,然后低头继续处理着手里的
衣服。原来他是王伯。
不多时,男人从老头手里接过衣服转身离去,脸上一副壮志未酬的样子。
老婆此时已经从容的穿好旗袍,又恢复的平日的端庄,缓步走了出来,表情
好像党员们刚刚听过三个代表一样。
「您也要改一下衣服吧?来我给您量一下。」
「刚才你的伙计已经给我量过了啊,他没告诉你尺寸吗?」
「哦,您误会了,他是我的一位客户,今天来取衣服的。」
「不是吧。」老婆一下怔在屋中,不知所措。
一直在屋子外面侧窗等待多时的我,走进了屋子,和裁缝说明旗袍改动的意
思,然后等待老师傅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皮尺丈量。
「明后天你们就可以过来取衣服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有点懵懂的老婆走出屋外。
阳光照射到老婆绯红的脸上,好看极了。

回到家中,老婆跟我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王伯的客户冒充他的伙计,给老婆
量衣服还揩了些油的事情(看来老婆的人品还是很诚实的,这年头也不容易),
然后一脸无奈的样子。还说这年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就想着占女人便宜。
看着老婆义愤填膺的样子,我还感觉真是有点意思,明明自己也享受其中,
还作出吃亏吃大了一样的表情。
我就追问老婆感觉怎样,是否有什么高潮情节之类。
老婆假装生气,然后还说我也不进来救她,任她落入魔掌之类的话。
然后峰回路转自言自语地说:「要说那男人还真是老道,手法真的象魔幻一
样,弄得我当时真就有点五迷三道的了。」
(终于说实话了,呵呵)
经过此事以后,我有时也在和老婆做爱之前,常拿着皮尺说:「小姐,我给
你量一下身子,好做衣服。」然后借机会扒光老婆的衣服,挺枪上弹,把老婆就
地正法,老婆也惊天地泣鬼神配合着慷慨就义。
生活乐趣的提高也每况愈增。
那天次日旗袍就按照车模的样式修改好了,因为这个颜色和质地和款式老婆
很喜欢,所以买了两件衣服,参加很多跳舞聚会老婆很喜欢穿没改那件,而另外
这件修改过的虽然不能经常穿,也可以作为情趣内衣偶尔在家中穿穿满足一下老
公的眼球。
当然我也恳求了老婆几次,说穿出来试试,老婆还是不肯。还让我问问论坛
上的坛友大陆哪有穿那样的旗袍大白天招摇过市的嘛。让我很是郁闷。
(怎么没有嘛,先不说车模穿了,就是哪家千金穿了你没看到而已,真是没
地方讲理啊。)
看来需要我的鼓励和安排哦,呵呵。
偶见报,某某舞厅被警方突击检查,陪舞小姐供高色情服务被现场抓获多少
人等等,然后是文章就这一特殊色情场所的文化现象义正严词的分析若干字。闭
着眼睛想象一下。人头攒动的舞厅,光线昏暗,皮肤和皮肤近距离的摩擦,各种
性感衣衫若隐若现的包裹着的侗体,加上扭动的曲线。所有的一切都总会透露着
一种暧昧、色情的味道的感觉。我不喜欢妓女,交钱办事,没有一点情趣,这一
切好像离我是那么遥远,但感觉也许哪天我也会在舞厅找到自己的乐趣。
老婆除了和我一起游泳之外,其他文娱活动也很丰富。
车友,同学聚会经常参加,08年奥运会还要闹着去当志愿者那,很有参与
精神。
有一天周末,我正在家给色中色论坛写《我露娇妻》的系列帖子,这时在外
逛街的老婆给我打电话,说下午同学要聚会,平时总是吃吃喝喝,这次打算吃完
饭在楼里的舞厅跳跳舞。
由于时间仓促,让我给她送件交谊舞穿的旗袍或者晚礼给她送到聚会的某某
酒店。
领导吩咐的事情一定要落实好,呵呵。
当我到饭店的时候,老婆跟同学们的饭局已经开始了。
我把老婆的旗袍给老婆送来的时候,老婆只是翻开看了看颜色,然后点点头
就继续和同学推杯换盏了。
我见老婆也没把我作为丈夫引见给大家,可能觉得都不是我的熟人,丈夫在
场,男同学还有拘束,破坏别人敬酒的兴致,少吃了几口,就走到走廊里面吸烟
去了。
现在的同学聚会总是男生多,女生少。
加之老婆性格开朗,又很热心,不善拒绝所以现场很多男生给老婆敬酒,说
起老婆又变漂亮之类的话,虽然老婆善饮,也经不起人海战术啊。
不过走路好像还是没有问题。
酒过三循,菜过五味。有同学说今天还有到舞厅的活动,大家不要喝倒了,
就此打住(看来多数人还是控制着酒量)。
大家收拾一下衣物,到饭店二楼的舞厅跳交谊舞。之间有不愿意跳舞的女同
学就先回家了,剩下的几个都是愿意玩的男同学还有我老婆。
大家各自打理内务,准备下楼跳舞。
饭店二楼是个对外营业的舞厅,平时总听说舞厅藏污纳垢,其实就是指这类
舞厅。今天他们同学居然提议来这跳舞,我就觉得这个同学的品味还真是有点意
思,同学聚会居然聚到这里来了。
当我帮助老婆在一个空包房换衣服的时候,感觉老婆确实有点喝多了。人虽
然能只是勉强能站住,能看清对方。
其他的就不好说了。
我问老婆:「你是不有点喝多,不行,我们回家吧。」
老婆一脸不悦:「同学都在楼上等着我那,说好的怎么能回家啊。」(看来
意识还不是太模糊,呵呵)
我只好随她了。我帮有点迷糊的老婆把那件旗袍换上了(晕,老婆今天又穿
的丁字裤)。
当然我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是哪件旗袍了,呵呵。
老婆说到了舞厅,让我自己安排,同学好久不见要陪陪同学,我当然欣然答
应了。
然后我们分开上楼,老婆在前面,我跟在侧后面。看着老婆走路上楼梯时的
样子,我大流鼻血。
开衩高到腰的旗袍,大腿雪白的全部露出来,臀部的一部分也从旗袍的开衩
处露出,从侧面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里面黑色蕾丝丁字裤侧面的腰际横带。
其实,让人知道里面穿丁字裤的方法很多,但是这种方法第一眼在这个地方
看上去绝对会让你觉得此人是个卖淫的小姐,不然不会穿的如此暴露。
还好下午这个时间来舞厅跳舞的人不是很多。
加之光线不是太强,一般舞厅都是比较昏暗的光线。但还是有个别人走过老
婆身边多瞄了几眼才走开,饮酒后老婆此时的头还有点晕,根本没在意这些就上
楼了。
我跟在后面,一旦发现意外也可以马上跟上保护老婆。
老婆进入舞厅,同学们个别已经开始随着音乐跳起交谊舞来了。
我到侧面一个休息桌要了一听饮料坐了下来。
老婆冲着同学一起的座位婀娜走了过去,虽然光线有点昏暗,但我分明的看
着穿着高跟鞋的老婆两个臀半球象钟摆一样摆来摆去。旗袍的布料从腰际下来,
遮住每边臀半球的一半左右,那种走路摇摆的样子看上去淫荡极了。
当老婆出现在同学面前的时候,同学们眼前一亮,太暴露性感了。
这时旁边有人还吹着口哨。
老婆根本没发现自己的走光,更不会注意到这些,只是以为自己衣着比较漂
亮而已。
有人给老婆让座,老婆变毫不含糊的从侧面抬了一下腿,坐了上去,她根本
不知道,她的这种旗袍,这样坐在椅子上,旗袍后面的布料会顺着椅子的一侧自
然的垂下,这样从另一侧看上去,老婆的下半身后面全部清晰的暴露出来,纤细
的蜂腰,黑色蕾丝的丁字裤和雪白的臀部的反差在昏暗舞厅这个角落里面是那么
的显眼,流动的人群稍稍侧面,就能看到一个光着肥美臀部的裸女坐在那里。侧
面的男生看的直咋舌,有的还小声嘀咕。
不久,有男生邀请老婆跳舞,老婆欣然答应。侧面桌的我看的羡刹不已。
老婆进入舞池以后,开始是快步舞曲,由于老婆原来有些舞蹈功底,步伐倒
还是蛮流畅,只是快速的舞步带来的旗袍的后页纷飞,导致老婆的穿着黑色丁字
裤的雪白臀部被更多人的视野收于眼底。
老婆好像跳的很兴奋,根本就没在意这些。
她偶尔侧目看到很多人都注视她,还以为是自己漂亮的舞姿和身材吸引了别
人,根本没想到自己的走光臀部已经大面积的现场直播给了观众。
看着老婆翩翩起舞,我也到舞池里面凑凑热闹。然后邀请了一位女士,进入
了舞池。这时候开始播放慢曲了。我和舞伴走到老婆侧面,昏暗的光线,老婆和
同学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也可能他们都饮酒的原因。
曲子节奏慢下来之后,我看到老婆的状态有点迷糊,头轻轻靠着男同学的肩
膀,估计还是酒劲没过,刚才不过是跟着音乐换起的激情看着好像很精神。
这个动作,那个同学可能受到了一些鼓励,把手从腰际,自然地滑到了老婆
的半裸臀部上。
我在旁边一切都看在眼里,路过老婆旁边的时候,听着老婆还呢喃的说:
「老公别闹了,这里人多。」
(唉,又被人当替身了)
他看老婆没有反应,然后又把手滑进老婆旗袍本就不多的旗袍布料里面,拿
捏着肥美的臀部。最令人气愤的是还把后面的布料用手摆到一边,让老婆的臀部
全部清晰的暴露在空气当中,跳过同学桌的时候还跟同学挥挥手。示意大家看看
老婆的肥美裸臀。
路过侧面老婆同学的聚会桌时,听底下几个同学说:「这丫头,几年不见,
变得这么风骚了,明个找机会大家一起把她奸了得了。」
另一个同学说:「都是老同学传出去不好吧,再说你知道咋回事,人家可能
对老大有意思那。」
(邀请老婆跳舞的同学是他们称老大,经常来往红灯场所,但大胆揩油老同
学,也是受到老婆无意识的鼓励才发生的事情,估计这次多属顺水推舟,想来主
要还是老婆的衣着和表现的太淫荡了。)
「也不好说,现在准摸不准操的女人很多的。」
(看来在人群中有正义感的人还是占多数的,我有点感动。)
老婆在他肩膀上呢喃着,好像没有什么意识,只是随着音乐挪着步子。
舞池的人群开始多起来,这时我看见,那个男生把老婆跳舞转到一个同学桌
看不到的位置,然后把手指快速伸进老婆的丁字裤里面,然后用两支手指插入老
婆的阴道快速的抽插着,老婆呻吟的声音在舞池小范围内的几个人听到后,都看
过来这个方向,并惊叹这对男女的大胆。
几个人看到老婆的裸臀后,目光对这里的凝聚才使得那男生觉得有点过了,
放下了老婆旗袍后面的布料,不过他的动作舞池外面的人,由于光线的昏暗和人
群的遮挡几乎看不到。
当我路过老婆侧面的时候,看到老婆猛得头一仰,一声闷吼,然后昏在男生
的肩膀上,看来老婆高潮晕倒了。
男生把老婆扶到一张休息桌旁边,然后老婆仰坐在椅子上,我也停下舞步,
然后去洗手间清理了一下刚才看画激动的痕迹。
当我来到老婆身边,男生很关切的对我说老婆喝得太多,后反劲,有点晕,
应该回家休息了,还说其他同学他去打招呼。
言辞中透露着一种同窗之情的关怀,刚才指奸我老婆的猥琐荡然无存。我听
罢连忙上前扶着老婆离开了舞厅。
老婆在回家的路上,在出租车里还迷糊着说:「这么多同学,老公你别弄人
家。」
我无奈的看着老婆,把我的衣服轻轻给她盖上。
唉,都是旗袍惹得货,这衣服还是不能穿的太暴露啊。
我对着窗外夜色有点感慨。这次有些得不偿失啊,损害了老婆的名声哦。不
过同学聚会哪些男生会不想揩已婚女同学的油那。
老婆就是认不清这一点,呵呵。
我有时在想,如果老婆性爱到高潮的时候,自己的老公每次都在场,还安详
慈爱的看着自己,开始也许会觉得很幸福。
但是要是时间久了,老婆应该偶尔会感觉无聊和毫无激情,再久了就会提不
起性质,觉得性爱不很刺激了,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熟悉的方式,这样一辈
子过去,会有遗憾也说不准。人总会希望有些自己的秘密,这些秘密可能是无耻
的,下流的,为主流文化所压抑迫害的情节。
但是它是我们很少只属于自己的东西之一,心灵的一点慰藉,证明我们曾经
这样与众不同地活过。
【完】